东北人物故事连载:“救火者”于海洋的复杂与独特(二十)

来源: 阅读:224814 发布:2024-04-02 10:31:43

作者康锦达

翻开于海洋接手沈阳富通这段沉封的历史。

笔者在己发表的文章中己经做了客观的叙述和当事的律师提供的实证和经过核实的数据。

于海洋是一个黑的人,还是一个白的人?

在沈阳的经济发展中,于海洋是把社会责任放上利益之上的“救火者”?是在自身企业发展中帮助政府引进外资的有功者?还是个掠夺国有资产的罪人?

不讳过,不溢美,不虚构。尽可能复原历史。

做到像老祖宗教导的那样“秉公直书。”

其实做到这一点很难,因为时过境迀。因为当事人身在其中,实话实说会得罪人,不实话实说又觉良心不安。

采访时笔者会经常遇到这样尴尬的局面。

讲着讲着,老人闭上眼晴。

您累了?

嗯!

是有顾虑吧?

是啊。当事人看了,会有别的想法。

只讲事,不提人名呢?

熟悉的人,一看就知道,善恶心知,有的人头上飘过一片树叶,都会一宿失眠……

老人这话让人嚼咀……

离开每一位被被采访的人,我仿佛都经受一场洗礼。一间封闭了许久的屋子,都会有岁月的霉味和被遗忘的珍惜,一个人爱与被爱,都有遗憾和愧疚,都同样伤人。被希望忘记的渴望恰恰是难以忘记,不再提起是善意的人性所致。

其实,用隋起洲给笔者提供一组对比数据己经对历史有了表像的佐证,回答了一个又一个问号!

重复历史的记忆,也是唤醒。

一、2005年3月最终认定富通公司净资产为-6900多万元。嘉星诺公司承担了累计欠税936万元。2005年至2006年末,公司已缴税款2094万元,摘掉了“欠税大户”的帽子,成为和平区重点税源纳税户。

二、2004年11月至2006年8月嘉星诺公司自筹331万。解决富通公司开发小区遗留供暖问题。

三、22004年11月至2006年8月,嘉星诺公司自筹57万。解决富通公司开发小区遗留的煤气问题。

四、2004年11月至2006年8月嘉星诺公司自筹82万。解决富通公司开发小区遗留安全设施不健全问题。

五、2004年11月至2006年8月嘉星诺公司自筹448万。支付富通公司开发小区三期电力配套工程费。

上述统计,己经有了一个基于史实的判断依据。

但,对于笔者而言,我想找回当年实实在在的有血有肉的于海洋,而不是这些干涩枯燥的资料数据。

我固执地从收集到资材料里,扯出线头,找到能够讲述于海洋真实故事的亲历者。

有两个人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一位是见证当年沈阳太原街最大烂尾楼“黄金广场”演变为沈阳招商引资标志性作品的“北约客”大厦的原执行总经理任重。

一位是由地方党委派入沈阳富通,代表市区两级政府行使监管职责的调查组成员之一,协助于海洋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原沈阳市和平区监察局负责人刘明燕。

刘眀燕老人说,……2004年我退居二线在区政府调研室工作.当年10月初,区长和纪委书记找我去,对我说,最近市里转来一个企业:叫沈阳富通房屋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据说这个企业隐性债务很多,企业过乱,窟窿太大了。我们赔不起,现在外资企业嘉星诺房屋开发公司委托于海洋租赁经营,那是咱区最大的事啊。你过去帮帮于海洋。

我到富通以后越往深了了解,脑子就越大。.企业欠银行货款一个多亿,欠税上千万,法院各种诉讼案件几十件,土地被查封。园区建设不配套,业主上访等等诸多的历史遗留问题。

当时我对于海洋说,海洋啊,这个窟窿也太大了,你怎么弄啊?你现在是法人代表,是租赁人,涉案单位十多个,每个案件都上干万,你拿什么赔呀,?不但赔不起,还得到处求爷爷告奶奶,有搭不起的人情啊……

于海洋当时对我说,刘书记啊,说心里话,我也不想接这个富通,我也知道这是个烂摊子。但于公于私我都要接过来,市长把一百多个起诉富通的状子让我看,说,海洋啊,老百姓上访,中纪委挂牌督办,这些起诉书,债务很复杂,政府兜不了底。

这话我听了心里不是滋味,我曾是市管干部,我这时候不能往后退呀。我和驻京办主任张海川是打交道多年的同事,他接了这么个工作,弄得着急上火,都“三高”了,身体也扛不住了。刘书记,你在纪委,懂法,与公检法都熟,人又正直,我真心希望你帮我渡过这个难关……

老人说,海洋的话让我感动了。我这个人看人就看重一点,就是有担当,有责任,有牺牲精神的人,这也是我们党考验人的标准。所以我帮助海洋一干就是14年。

接着老人讲,我这个人挺自信,不轻易佩服谁,但于海洋是个靠得住的人,是个大事有主见,小事有办法的人,

他举2个例子。

于海洋接手富通公司时,税务部门己停止向企业提供商品房销售发票,企业没有发票就只能停摆。其原因是与富通联建一期的一家公司欠90万元的税。公司的头头跑到国外去了,公司也注销了。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就是无头案了。

但于海洋并没有放弃,他从与这家公司有过就合作的另一家公司找到了蛛丝马迹,拿到了两家公司暗箱操作的证据……

在有关部门的配合下,解开了停发销售发票的难题。

这个案子己回天无力。

但于海洋仔细分析案情后,提出两个重点,一是这家公司是二级开发商,富通公司签订联建合同是一级开发商,二级开发商没有主体起诉资格。二是这家公司有窃用一级开发商印章制作假合同的嫌疑。

省高法很重视这两个问题,经有关权威部门鉴定,确实是台同造假。

这使案件峰回路转,推翻了以前的判决。

老人说,于海洋是个洞察秋毫,善于发现问题又做事谨慎,有智慧又给别人留后路的人,这是我这么多年来对他的评价。

老人为了接受我的采访,做了很多准备,找出了一个厚厚的笔记本,又写了四页16开纸的提纲。

老人说,我在富通期间,坚持每天记日记,因为组织上把这个重要的工作交给我,我必须做的一丝不苟,经得起历史检验。

老人说,我来的那时正是冬天,仅和平区法院受理的案子就24个,欠三期供电设施费448万,欠供暖公司管网费550万,欠自来水公司各种费用190万,欠燃气公司管网费87万。572户业主办不了房屋产权证,供不了暖,通不了燃气,用的是临时电,常常出现打火停电。老百姓有意见啊,来反映问题的业主,把富通办公室的门都堵上了。

尤其是沈阳纺织厂职工的安置费用就高达2000多万,欠和平区地税934万,欠执法局超建罚款192万地税局连经营性发票都给停发了,更可怕的建行和交行一下子就冒出来8700万贷款,一查是原来富通的人用土地使用证贷出来的钱,而且这笔钱并没有用在开发上,就人和钱都凭空蒸发了。银行就把贷款打包给了东方资产公司。东方资产公司为了追债就起诉了,省法院把唯一有指望的能回笼资金的18号楼的建设用地也给查封了……

我在纪委干了20多年,职业特点就是严谨,求真求实,笔笔有终,我一点一点地找全了富通发票,一核算一共是1个多亿呀……

老人说,那时于海洋每天废寝忘食,每天每周每月都按着排好的顺序和目标去做,为了尽快解决这些问题,于海洋把法院的法官请到公司来成立了临时法庭,当天调解,当天就发判决书。最多一天解决6件棘手的遗留问题,在他的协调下,在房产局开设了专门窗口办理富通业主的产权证,集中解决500多户产权证,解决了困扰业主多年因无证而影响升学、就业的问题。

于海洋又借钱解决了供暖供气供电,园区绿化等民生的事。保洁、维修、保安就有三支专业队伍和三种标志性的服装。

将心比心啊,老百姓感动了,专门来谢他。于海洋说:你们承受了不应该由你们承受的痛苦,从今以后我不能让你们有痛苦了。

后来老百姓自发选他当区人大代表,但名额有限,于海洋当,街道的党委书记就上不去,于海洋就让了。当时区里有一位领导很生气地问:于海洋对区里贡献很大,谁给于海洋拿下来的?

老人说,富通工作走上正轨后,我们的工作就结束了,我就回到区里了,于海洋就不干了,找到书记和区长说:

明燕不能走啊?

领导就说,你留人家干啥呀?

于海洋说,明燕走了,我弄不了啊,那些开发商我整不了啊,我太累了,有明燕给我作镇能让我睡个好觉啊,千万别让明燕走。

就这样,我就留下来,我正式退休后,于海洋就聘我为顾问,于海洋出事后,公司都停摆了,我还天天去上班。直到于海洋从看守所里出来,一共14年。

我为什么这么做?因为我了解于海洋,了解富通。我一直坚持于海洋无罪,有功!为和平区立下了汗马功劳!

有一次,公安厅开了两台车,来五六个人来公司办案。

我交给他们一本我整理的发票。

有个人还挺客气,私下和我说:

别人都躲着我们,你为啥还给于海洋提供材料?

我说,我不给你们提供材料,我给谁提供啊?我给你们提供证据,对你们有利啊。

你怎么三番五次地为于海洋说话呢?,

我说,做人,咱得讲事实讲道理。对不,得有个人说句公道的话。对吧。我提供这一本发票,都是我一张一张找到的,是真凭实据。

………

据我们掌握,他也没给你好处啊。

我就说,怎么人活着就是为了好处呀? 做人,咱得对得起良心,对吧?我提供这一本发票,是原始证据……

他看我这人挺实在,走时,这人还特意和我握握手。

老人说,当时有个著名律师在开庭前给于海洋写的罪护词,是承认贪污罪,但说数额小,没有主观故意等等。

我说,说于海洋贪污是不对的,我是做纪委工作的,纪委发现问题是最快的,我怎么没有发现?当时政府下文件了,是最后结算,没有结算怎么能定贪污呢?说于海洋贪污6000万,怎么算出来的,依据是啥呀?富通外债欠了一个亿,是谁还的?两年时间上交税款2094万,是谁交的?为什么后来把于海洋的贪污罪拿掉了?证明了什么?证明了公道自在人间。

老人对笔者说,做为一个纪委的干部,我为什么佩服于海洋,他的能力和才华我不讲,我讲他身上有正气。

于海洋不喝大酒不找小姐,不打麻将不跳舞。他在顺锋时有的人专门出钱给他找了个空姐伺候他,他就生气了。有人就劝他,你脚下踩着一个铁矿,要享受生活啊,在权利和金钱前,性不值钱,但享受值钱,享受是件奢侈品,你现在有这个资格。该放开就放开,没有人知道这事……

于海洋起身就走,扔下一句话,别让我瞧不起你。

………

采访原北约客执行总经理任重是在晚上,这是一位温文尔雅的职业经理人。

与一个有修养有见地有感恩的人交谈,是一种享受。

任总心很细。为了有一种视觉变化的对比。

他特意开车带我来到大原街那条灯光璀璨一派繁华的街道,远远眺望北约客维景国际酒店那宏大的建筑,

满天繁星下,这个地标性建筑犹如美女般身姿绰约。

为美丽的太原街平添了一抹艳丽的色彩。

任总对我说,20多年前,程晓龙区长就带我来这里看过这个项目,看过这个盖了半截子的烂尾楼。程区长当时就对我说,每当我路过这里,心里就不好受,在这么好的繁华地段上,戳着这么个烂尾工程,就像一个漂亮的姑娘脸上的一个伤疤……

任总说:把太原街最大的烂尾楼变成标志性的建筑。对沈阳招商引资是一个巨大的牵动。

我说,我非常清楚记得北约客建成后,北约客的金钱豹自助餐是当时沈阳最热的头部餐饮,引领了时尚。成为沈阳最受欢迎王牌餐饮。

我说,当年,作为记者,我能够感觉到北约客的引资成功,给沈阳政府市人民政府带来的欣喜。当时沈阳市市长是李英杰。2010年和2011年,沈阳市把北约客做为沈阳招商引资的精典案例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

任总很感慨。

你说得很对。为什么沈阳市政府两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和平区政府三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就是在成功完成北约客项的同时,我们又同时引进金钱豹自助餐,又接了沈阳亚都名苑三期和南京街香港建设项目的北约客置地广场。不仅为沈阳解决烂尾工程,又增加了多个项目的同期引进。

更重要是这些系列项目,给沈阳市及和平区带来的直到今天的可持续的税源和就业。

我说,它的重要价值,是营造了沈阳良好的营商环境,打开了一扇明亮的窗口,是个双赢的典范。

任总瞅着那座浸润过他心力的雄大建筑说,从北约客的结局讲,这是个双赢的项目,我们投了八、九个亿,最后专业评估是十八个亿。在取得这个双赢的成就时,我们应该感谢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于海洋。没有于海洋,就没有北约客。

这是沈阳官方和中信资本互认而客观存在的事实。

任重的回忆。

让我看到了于海洋在北约客这个招商引资项目中的身影和付出。

任总回忆说,2007年,辽宁省到香港招商引资。带来洽谈的项目中就有沈阳黄金广场这个项目,中信资本曾经注意过这个项目。地理位置好,发展前景可期,但己经烂尾搁置了20年了。最大的难点就是债务纠纷的处理和解决,这个黄金广场纠纷诉讼太多了,诉讼金额也太大,债务纠纷就有40多个,整个债务金额本金加利息加罚金,数额巨大。任何一个投资者按照这个数额来讲,根本没法投资。

历史的记忆很清晰。

投与不投?当时中信资本比较犹豫。

这时转机出现了。中信资本的老板是于海洋的辽大同学,而且关系挺铁。

李英杰市长就找到于海洋,让他去做沟通协调工作。并决定四位副市长和于海洋一同跟进,李英杰叮嘱大家,利用好这个契机,打好这张牌,啃下这块骨头,了结这个心病,做出一个样扳,吸引更多外资进来……

和平区代区长程晓龙干脆就直接抓住于海洋不放,因为当时于海洋刚把转属到和平的沈阳富通房地产公司救活了,把一个中纪委挂牌的问题企业变成区里的优秀纳税企业。

在他眼里,于海洋是市长派出的“亲差大臣”。可以随时奏“折子”。

任重说,大事小事协调和沟通可把于海洋累坏了。

当时,能不能减债?是一个焦点。黄金广场整个债务金额超过了本金加利息加罚金,这个数额巨大。

当时恵天热电是这个黄金广场项目的一个比较大的债权人,本金就超过3000多万,加上利息罚金接近8000多万。

中信投资提出按照本金来偿还这个债务。

当时惠天坚决不同意。

在这种情况下,于海洋把这焦点问题直接向李英杰市长做了汇报。市长做出明确批示,最后由邢凯副市长组织召开了各个部门的协调会。一个是解决这个项目过去遗留的规划、土地相关问题。一个是专程研究惠天的债务处理问题。

当时市政府的态度很明确。政府应该带头,为了营商环境,为了这个项目的启动,希望恵天能够同意投资方的意见,率先解决这笔比较大的债务,当时恵天强调企业是上市公司,不同意市政府的意见。

坚持卖方支付本金和利息及罚金。

我插话说,我听说过这样一个板本。

当时这个事情久拖不决,邢凯就拍桌子了。他说,我代表市政府要求恵天必须按照这个执行,如果不执行,这个项目已经烂尾接近20年了。已经变成一个危楼了!惠天不带头去解决这个问题,政府不全力支持这个项目落地,这个烂尾工程还要烂下去。将来只有把它炸掉,恵天的所有债权一分钱都拿不到……

任重笑了。

说,邢凯副市长是个有个性的市长。政府的要求和投资方的意见,恵天后来也接受了,圆满地解决了这个问题,给后期解决后续的债务问题起到了一个示范作用。

我问,您怎么看于海洋所起的作用?

任总,于海洋为什么受沈阳市、和平区政府的重视,是他执掌的企业是个成功的企业,因为政府不是万能的,政府的意志需要下面的企业来完成支撑。我们是外来的投资方,有资金,但在协调和沟通的方面有局限性。

于海洋价值是,是于海洋不仅把自己企业做好了,还承担了一个企业的社会责任。理解政府、理解企业的难处,承担了一个企业的社会责任。促成了北约客这个招商引资项目的成功。说实话,一个烂尾20年的项目太复杂了。从进场开始,就有堵门的、打枪的、威胁的、要账的、吃卡拿要的。一天一个坎儿。举个例子,一个烂尾楼还有八百多平方米办了房产证。于海洋就不辞辛苦地带着我去监察局、公安局、房产局、执法局,有的他直接找市长找区长。很快就把问题都解决了。所以我们在北约客的建设特别顺利,我们2008年进场,2009年十月就把主体做完了,2011年5月正式开业。李英杰市长非常满意。

任总说,我认为民营企业家的价值是要满足个人和政府的诉求,才能有互信和共赢。于海洋是一个看懂了国情看透了人性的贤达智者。在这方面于海洋对商业的认知是有示范意义的。

最后任重对我说,于海洋对社会的共情,对我有一个启示,就是在自己能力的范围内,对社会尽了努力,在自己的权力范围内,,满足了个人的诉求,让自己活的好的同时,让別人也活的好些。自己企业搞好了,也去帮助别的企业好起来,他把人性看懂了。这是一种道心,道心是利他的心,道心会产生同频的磁场,这种磁场是一种感情的凝聚力。这种感情凝聚一但形成,你一定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任重的话也含着共情,这位职业经理人的思考。

是一种致敬,向对有社会责任的人致敬!